(从长江路望南边)

 

各宁氏皆知:长江路在拆迁而扩宽路。自拆迁以后玄武区的人有空间感,阳光十分充足了,黑暗的巷子生活从此有所改变了。

但是,我厨房没有来自水了。还有巷子里头来了一批新的外地人,都爱盯我走路。有了一批新的人就有了一批新的闲话。我听说我有无数的女朋友,还有我具有中国血统,虽然外貌不符。哇,打听打听就可以发现不少新的知识!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