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吴景晨)

 

车上的夜晚

 

这么早就能回到它的怀里

这如此晦暝的被窝:夜晚

高大的客车

它的窗口是一种画框

让我得以苛疾的恩赐

和一股掠腮而过的冰气息:冬季。

怎么才发现昏暗如此松软的手感

和如此幽微的性格?

让我们领略这些并不是什么书面知识

无疑是科技这样的恩典

在大巴里能受到保护

辘辘作响的发动机

仍旧在勤奋地运行

散发着猫的那种低沉颤动声

也给予人不少的温暖。

惺忪地望着两边排列的路灯

使稍微被照亮的物体披上各种粉色

路灯一滴一滴地入眼

我便自言自语:

“没有比这些球体更好吃的水果”

我对我在窗口上反映的自己微笑而继续:

“没有比这片夜色更甜的蛋糕”

车里弥漫着一种药气

无意而服

昏迷而入

稍香的梦乡

芬芳的沉思

可惜!

怎么刚到一个好地方就要走?

谢谢这位司机为我开车

又该谢他路中为我开舱里的灯

让我写下这首诗

让我记载这丝在片刻中享受到的快乐。

 

陶亦然 20041110日于南京

 

 

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