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位是典型的疲劳中国护士。他们准备给我打针。

我到了中国以后因水土不符并公共场所极其的肮脏就容易生病。南京的很多家医院我都去过了,具体的情况很清楚。基础条件脏,医生和病人也会吸烟,洗手间瘴气熏天,不提供肥皂洗手等。在医院没有一个人排队,有什么私人的事情大家都会听到、都会看到。我第一次去以上的那家医院打针我后面有五个农民在看。而那是个屁股针。

 

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