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的古樹很多,這棵是在靖國神社拍到的。除了神社那裡有個大公園、一個插花樓、一個“洗心室”等小屋子 - 還有一所無聊的博物館。日本神教沒有多少人了解,懂此神社和洗心室的哲學意義的人更少了。它表示的宗教理念是:人的肉體從來是沒有過錯的,隻有一些的人的思想才有。如果國際爭論可以從那家無聊的博物館轉移到帝國思想的問題上,那應該更有意義吧。

這張是在建長寺拍的。建長寺有玄奘個人種了7棵柏樹,至今還在這裡活著,但寺廟本身是1253年才正式建立的。這些是我見過的最為粗大的柏樹(見下)。

這是我姐姐在蘋果電腦設計部的同事們。他們好像都有一種國際商業界的文化,不怎麼遵守日本那套禮儀了。因為我是2000年去過日本的,呆了都六個半星期,去過的城市都五座,我突然看到這麼一種日本朋友就很吃驚。2000年我是每次有人回家,他們說tadaima,我必須說okaeri,每次吃飯說Gochisousama deshita等。這次說了又說,大家根本不理我,他們自己也不做這些。故事的寓意為:現在國界不大重要了,世界在國際化,現在存在不少不同的國際圈子,比如以前所說的商業界、還有音樂界、體育界等。不管到那裡去,人都是人。

神教徒用的酒。

員覺寺(建立於公元1282年)茶社風景。難以想象的是,這麼安靜、干淨、神聖的地方竟有一個大劍道(kendo)訓練房。這是因為寺廟的建立者是一個出名的劍客Hojo Tokimune(北條時宗),他幫助日本打敗忽必烈漢。寺廟是為了紀念那場戰爭的所有的遇難者,包括敵人的。北條時宗邀請作為寺院的第一個院長是個中國神甫(無學祖元),也是對當時被忽必烈漢壓制的佛教的支持信號。


†۞ॐ 自照相相片冊 ॐ۞†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