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

 

梦中的我:

 

我出生于海水中的一个小岛屿,到了我什么都没有,要尽快学会生存。我看一片大海,在沙滩上已经等了很久。首先很快乐,可以吃海带、可以收藏贝壳。我小棚子里的贝壳很漂亮的。我天天吃海带、水果。但是有时候水果也没有。我继续望大海一片,她的波涛一个又一个来到我面前生短促的,嘶嘶在声的水花。她胳膊伸着到我面前,她手掌上是海带、贝壳,又是海带、贝壳。这些东西对我灵魂没有什么营养,我需要的是蛋白质,而那自然应该是鱼给我的。但直到我学会钓鱼我一直不会吃到鱼肉,而且如果吃不到鱼肉我可能会死的。

 

我是单独出生的,不是双胞胎之一,原来没有什么兄弟姐妹,后来也没有。我一直是一个人和我父母的陪伴----大海和一个岛屿的沙子的陪伴,他们是我母亲父亲。他们很伟大,但他们并不爱我。我坚持爱他们,爱得到时而让自己感动的程度,时而流我妈妈给我的盐水泪。我看我皮肤颜色和那些沙子的颜色一样的,是我从我爸爸那里继承的。沙滩上留着一块嶙峋的浮木,我肌肤上和他一样留着一条疤痕。明明我全身是他们创作的,我的每一部分是他们的血肉。可是他们不爱我,而且我不在乎这个而要坚持爱他们。

 

今天我差点死了,等了一辈子吃到鱼,但我这样在沙滩上躺下来可以休息一阵子。让我很得意的是我手里就是一条鱼。有了一点力气我就起来把它吃掉。

 

真实的我:

 

我出生于人海中的一个小岛屿,在中国拥挤的都市楼房的小房子里住。我是独生的,所以我父母一直很关注我一个人。他们一直给我东西吃,我吃得饱饱的,身材都胖嘟嘟的。过年的时候一直会给我压岁钱,还送我衣服、交学费、提供房子住等等。可是有一个东西他们还吝啬,早就把它藏起来了,连看一下子也不可以,那个东西他们是绝对不会给我的。虽然我父母会做菜并打扫卫生,虽然他们很辛苦,他们还是不肯给我那个神秘的东西。

 

今天我受到他们的排斥,听过几次不一样的最后通牒。他们骂死我,他们恨我到极点了。可是我一直渴望我从来没看到的那个神秘的东西,我的独立!现在我差点没命了,早晨心情遭透了。我的工作既很辛苦,工资又很低。我所具有的东西就我身上的衣服和那套皮相里的书籍。我在这张破床上躺着,真的差点没命。但我手里就是我的独立,而且有了一点力气我会好好去享受它,珍惜它,终于尝试它的滋味。

 

2004年4月于南京

 

关于《独立》

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