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板里的洞》(《监督》)

 

现在就要把刚才梦见的事情告诉那位严肃的男人。

 

他像海报那么平、像空纸那么死。他不眨眼地伫立在两块厚厚的,古得框子角落里的螺丝都发锈了,冷得生霜的玻璃后面。那张海报依然不动。花了半天在形容他上,他还是不动呢。他等着我把故事告诉他。

 

“今天天气真不错!”我叹出——把沉默打碎了,碎成一千块尖锐并发亮的碎片,一千条痕迹一般的回音缭绕而消失。

 

海报还贴在墙面上,怎么我来回走路但它的眼睛还在盯着我呢?

 

“行了!我刚才梦见的是这个房间里——”在他的眼光下还是应该想一下怎么措辞。再开始:“这个房间里的地板不过是真松树木材做的,表面有着古董式的手感,看上去整修过几百遍。地板在床前莫名其妙有一双皮鞋那么大的空洞,只有几尺深。我自己能记得它在哪,但我怕客人会不小心绊倒呢。”

 

此时海报先生在我感知中开始衬托在墙面上,他的形象在墙上浮动起来了,让人晕的。

 

我便望着别处继续讲下去:“所以我要想办法补它。

 

“搬了很多次家后,东西自然不是很多,每个东西都比较重要。我恰好这星期要色戒,不要太思念女孩子,所以我把我收藏里的美女照都拿出来。好歹我看过这些几百遍,这么做是不会吃亏的。另外,不看这些会让我腾出不少时间,这样有个机会好好地创作新的艺术。因此我把照片塞在洞里面,越看到照片上女人的表情,越狠地、越匆地塞入。

 

“可是纸做的东西太薄了,塞不满。所以想到可以用一种物体感稍微大一点的东西来塞。拿了几块面包,它们的颜色和木头相似,外面比较硬……

 

“海报先生?”我发现了:那个海报先生——

 

敲,敲敲

 

他真的是个海报啊!原来把昨晚的梦说出来一直是没有真人听见的。

 

在我脑海中我为我自己剖析那场梦:那个地板里的空洞,它是可以弥补的,但是如果刻意去弥补,它总会变成一个无底水井。其次,如果我要自然一点,不把它当回事,这样还有可能会绊倒的——那个死人怎么还在盯着我?

 

敲,敲敲

 

海报先生便轻轻地叹一声:“哎呀”。

 

 

关于《监督》

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