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在戰友布萊恩的公寓裡。我們做朋友的故事如下:我1994年租了一套樓房裡的房子,總面積約40平米。當時喜歡瘋狂地練鋼琴和古典吉他,每天到凌晨都在練。我雖然是個瘋子,我還是個非常禮貌的瘋子吧,很擔心吵到我鄰居。鋼琴是數碼的,所以晚上還可以插耳機,但有些時候會有朋友來拜訪,在那樣的情況下我還是忍不住給朋友們聽我最近練的曲子。吉他就不用說了,那沒辦法捂住,所以我鄰居還是聽到了。我第一個跟我講這個事的人是隔壁的隔壁,我還吵到他那裡。我跟他道歉了,他回答他不覺得吵,倒覺得好聽。我問他認不認識我隔壁的人,他說他認識,而且隔壁的人特別想見我,想跟我交流。這個人就是布萊恩,我以后跟他合作吉他演奏項目,我們甚至一起刻過專集。1998年我跟布萊恩的友誼結束了,因為他覺得我太偏激,熱愛藝術到不健康的程度。他想罵我說:“我知道你吉他彈得比我好,但你這種人無法放鬆,還給我生活帶來太多的壓力!咱們就此分手吧!”就這樣了結了。

我那些日子中身體很棒,喜歡舉重,還在附近的藝術學院當天體模特。

這兩張就在那個樓房裡拍的,大概是1994年吧。第二張裡左邊能看到一個木頭的東西,是我當時睡的一張床,鋼琴就放在下面,這樣可以省空間嘛。

這輛是我爸的寶馬摩托車,車裡面有個寶馬汽車用的發動機,在摩托車裡用,真的是可怕的!我喜歡跟我爸騎摩托到肯塔基州,那裡很美麗,還有他當時養的兩匹馬,一匹基本上隻是我個人和我爸女朋友騎的。我爸買這輛車也給我一些啟發吧,雖然寶馬東西都非常好,這車對我爸帶來了不少的麻煩。他無意得把它弄壞,去修就遇到了昂貴的零件價,摩托的運輸也出過問題,這些頭疼的事是說不完的。我當時也在過度追求物質生活,買了輛跑車,最后甚至報廢了,幸虧我人還在。但是騎馬、在野外走走,這些享受我還是非常欣賞。

這是我用丙烯酸彩料畫的一幅自肖像,黑的地方是深藍色,灰的地方是橙色的。原來我天天都練畫畫,現在隻是個愛好而已。

這張是車禍以后拍的,我把吧瑞的卡車買下了,而且開始用卡車在美國到處旅游,車后面裝了一張床。這裡我還在俄亥俄州裡,跟一個德國美女移民那裡住一個晚上,但還是我自己在車裡睡了。我給她做菜,做了羊肝和無頭甘藍,挺好吃的嘛。她房子是她自己在偏僻絢麗的土地上蓋的,跟她聊天很高興。她問我“你干嗎這樣走來走去,還考慮搬家到西部什麼的,你干脆象我這樣吧,在這個偏地上蓋個屋子吧,很溫馨的,健康的……”我當時能聽到她說的話,但沒怎麼理解。

我穿的外套和本頁第一張裡穿的一樣,看來有的衣服很耐用。


†۞ॐ 自照相相片冊 ॐ۞†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