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幅画也有数码相片的底子。

1998年在俄亥俄州发生雪灾以后我和我的一个美术家朋友一起创造了一种冰雪做的美术品。并不能说是冰雕,但效果有点相似。做完了我们发现了结果挺抽象的,就算是一种冰凉的美吧。我叫了她帮我拿我家里的蜡烛过来,而我们把它们放进去了。没有过几天一切就融化了。

在此底子上面画的是个怪怪的杯子,在一个从两个不同的角度画的钢琴键盘。我那个时候每天弹钢琴六个小时。钢琴练习是一种嗜好,非常难诫掉的。反正我大概诫了,现在我的钢琴练习限于偶尔的在南艺培训中心偷弹。

我要来中国的一些牺牲之一是我的钢琴。我2000年七月份就把它卖掉了,决定从此专门练一把可拎走的乐器,吉他。

 

 

画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