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又是我媽媽——很漂亮吧!孩子是我“繼叔叔”的。我“繼家庭”是猶太人,我繼父巴瑞是該民族中的無神論者之一(我聽說三分之一是這樣),他並沒有向我傳教。我母親和他結婚了二十年的時候就離婚了。

我媽是追求完美的,但巴瑞是比較容易接受中庸。我媽沒有輕易地向他要求離婚。我媽不會以威脅得到她所要的變化,所以十年都沒有提起離婚的可能性。她找了第三者來仲裁,在美國那就是心理醫生,詳細的溝通她的任何要求,但我繼父總是沒有什麼反應。在這樣的情況下巴瑞顯得很任意,連最簡單並合理的要求他都不服從。還有他和我媽的工作觀念也很不同,他覺得工作也可以在家作,他開公司也沒有覺得在家完成工程的一部分有什麼了不起。我媽從小一直是上班族,以為工作和家是分開的。對我個人來講,我贊成媽的人際關系觀念,同時贊成巴瑞的工作觀念。

有了十年的幸福家庭,這張照片讓我感到些遺憾。

這是我媽最近的樣子。她經過屢次手術以后才開始顯的老些。我上高中一直到我二十四歲,就是一直到我來中國,別人都以為她是我女朋友。博物館的售票員堅持一定要給我們賣兩張學生票,在飯館服務員給我們情人第一次約會受到的對待,而類似的事件都不讓她高興,反而讓她很不好意思。她一般都會尷尬得臉通紅,然后說一句“請不要這樣,我是他的母親”。

 

親戚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