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是我媽媽溫迪,一位偉大的人。我小的時候她撫養我跟我姐姐,也於此同時上學又上班。畢業以后從事過很多不同的研究工作,包括太陽能和塑料制造。最后她成為政府環保部門的一個官員。她生活很充實。在她右邊是她的第三個丈夫,巴卜。他們住在美國的科羅拉多州(位於美國西部)。他們的房子很大,環境優美,還有三個調皮的孩子(巴卜的)。

我從我媽媽學到尊敬大自然、知識和科學。我們倆對宗教的懷疑主義是相同的,但我一直到作成人的年齡都沒有聽過我媽媽的看法。再說我爸有好幾年作為一個比較極端的那種新教徒。我還是像我媽媽不怕反對愚昧、不怕群眾的排斥、願意為了真理和正義奮斗。謝謝你媽媽!想你!

“哇噻,這頭駱駝比吧卜還要高!”

在上海拍的。上海好象沒什麼好看的,比往年還要臟的。我們找到一些好的公園,還有對游客挺有趣的小道。吧卜也留了胡子。

我老媽很重視飲食,所以她來沈陽的那個旅途在她的腦海中是“徹底的失敗”。到了南京就不一樣了,南京朋友都很重視食物,而菜做的比較好吃的飯館都非常熱鬧。這家一般擁擠得擠不進去,但他們去的時候不是正常就餐時間。巴卜認為中國小姐的含蓄很好玩的,跟這個姑娘求了個半天才得到她同意。

親戚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