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到中國以后發現我和我媽之間有一種第六感。她夢見什麼我也夢見什麼,我想她,她也想我,有一種能跨過遙遠距離的思想交易。這次見到我媽,真是出乎我所料的,我們的交易連思想的范圍也能超越了:她頭發縮短了,而出現在我的臉上!女士們紳士們,以上的照片可以証明!

(這是在靈古塔的九樓上拍的。那天天氣非常棒,是一個很美好的瞬間。)

這是在南京中央廣場拍的,當時可以看到推銷文藝項目嘣咔嘣咔噗在東面角落裡進行,有很多那種喜歡愣著看熱鬧的民工包圍著四個小伙子象黑人很瀟洒地街舞。在中國流行吃肯德基,而且大家都經常吃西瓜。這些習慣都是美國黑人習慣,讓我感覺漢族和黑人有一種緣分。

看完街舞后我們到附近的一家鞋店看看中國制造鞋子。我父母感到很驚訝:中國鞋子倒是很不錯的!款式很時髦,質量又很好!然后巴卜看到他自己穿的那雙,突然很郁悶地嘟噥了一句“是美國價格的四分之一呢,太遺憾了”。我安慰他說:“反正沒有你的大小”。

另外,我腳上的鞋子是我爸爸替我買的,他給我帶過來。我穿45碼鞋子,而巴卜的腳比我的還大。在中國這麼大的鞋子隻是出口的而已,在本地零售店絕對買不到。南京零售店賣的最大的鞋子是43碼的,北方能買到45碼的了。在美國男人穿45碼卻是偏小一點,我在南京認識的美國同胞的腳都比我的大,比如我黑人朋友葛老師,他的是48碼。

 

親戚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