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位都是我叔叔。原來我爸跟他們一樣有胡須,但他受了某個壞中國女人的影響就剃掉了。如果你問我爸他為什麼二十多年后突然決定剔須了,他會說整理胡子很麻煩,幹脆剔要方便一些。洗手很麻煩,是不是我們應該把手臂剁掉呢?

左邊的叔叔叫保羅。雖然我很愛他,我們最近有個爭端。他和他妻子和美國武器制造業有關,特別是戰機。另外我還有一個叔叔叫托尼(我奶奶好辛苦,哦!)……托尼是個很重要激光工程師,曾經被美國武器業招聘過,但他覺得干那樣的活雖然利潤高,縱然他有三個要養活的孩子,那種業務是毫無道德的。我覺得托尼的決定是對的。保羅的技術是在銅制造的零件和美術品。后者我很欣賞。

保羅的房子很特別。他住在美國西南部的沙漠裡。那邊非常熱,非常干燥,但他的日子過得很不錯。他的房子不是很大,裡頭的美術品多。那邊的人不想違背大自然,所以他們的“草地”卻是仙人掌和石頭,一切布置得很有品味。房子后面是他的游泳池和一棵釉子樹。如果你覺得熱那你望后面,吃點新鮮釉子,游泳一下就好了。他有兩個女兒,還有他的很隨和活潑的妻子。他全家的人都很不錯。

邁克爾坐在右邊。他的特色是他對美國傳統生活方式的興趣。他是個哈雷摩托車愛好者,而他不在工廠的時候,他一直在忙他家庭農場。原來他的農場很大,他什麼動物都養,在他家吃飯實在太享受了!先羊奶、極其新鮮的雞蛋(你肯定沒有吃過!)、天然有香味的牛排等等。最近他喜歡制造他自己的啤酒,還有他自己制造的蜂蜜。好勇敢他!另外,邁克爾肌肉塊特別大,我是見過最茁壯的人之一,都是在農場裡練出來的。

跟我叔叔們在一起,最好玩的地方是他們講故事。我奶奶生了七個孩子,他們家的故事非常多,有的特別搞笑。邁克爾的故事之一是他青年時他不太講究衛生,很少換衣服。邁克爾逗她玩得說,“我衣服還是會換的,那畢竟是別人能看到的,我隻是不換內褲。”我奶奶喘了一口氣說,“萬一你騎摩托車的時候而不幸出車禍,你又很久沒換內褲,醫生都看到了,那你怎麼辦呢?”我們都覺得我奶奶這句話很經典,因為除了她誰也不會想到那種理由。此后他們一直喜歡因此句話挖苦她,但是沒過兩年邁克爾竟然出了車禍。據悉他在緊救車裡躺著在去醫院的路上不斷地操心大夫看到他臟內褲,反復地自言自語“千萬不要脫我褲子,不要讓醫生看到我內褲!”最后因他的腿受傷了,醫生倒令他脫褲子,以后的事都成了歷史。

我奶奶依然很喜歡給孩子們新的東西吃。問題是挑剔的孩子都不是很願意,所以對我奶奶來說所有的怪肉類東西都有肌肉的味道,而所有怪蔬菜都有花生的味道。

“邁克爾,把晚飯吃完!”

“可是媽,我不認識這個東西!這個東西叫什麼名字?”

“有肌肉的味道。”

以后我奶奶什麼都不講,就強迫邁克爾吃。

還有我們家最長講的故事:《色拉醬》。我爺爺已經成為諺語了,我四歲時他就去世了。大家知道他是個頗為嚴肅的人,很少看到他笑的樣子。其次他基本上都不開口,除非他有什麼偉大的話要說。有一次托尼倒完色拉醬后沒有完全扭好色拉醬的蓋子,他就遞給我叔叔怕爾。保羅沒注意到,以為蓋子蓋好了,他就開始將色拉醬瓶進行顫動(醬的油分很別的配料一般太分開的,要顫動瓶子才能倒)。突然蓋子飛起來了,結果從我爺爺后面的牆,到我爺爺的臉(正好他的眼鏡),一直到天花板有一條完美的色拉醬線。固然我爺爺沒說話。他不動地坐了好幾分鐘,同時沒有一個人敢開口。然后小保羅輕聲地問,“有沒有番茄醬?”爺爺喊了一句:“沒有!!”

在我親戚的聚會還可以聽到射擊野狗傳奇、妹妹不讓湯姆上個廁所、將他們的狗俾斯麥的鼻子抹花生醬、湯姆不可以買摩托,反而騎了一輛回家等經典故事。


克拉克及滿夫林家族

親戚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