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


 

我看着你的杯子

那么空,那么白,边缘毛糙——已经很脏了!

(但脏得甜蜜

妳舞动它,使它噗噗地求我……哼!

几枚硬币竟然那么铿锵,要把我吵死?

我的硬币你不该贪图

钱需经几千人的搓摸才能到你的手里

妳不该仅仅要这个东西

妳只要酒,并且你要喝得更多

要做乞丐



 

20022月于成都

 

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