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很嚴厲?演奏的時候我很在乎聽眾的行為,就是若有人不聽、開始說話什麼的,我就不會繼續彈下去。若有一位很乖的聽眾,這意味著音樂得到共鳴性,是兩個人之間最深奧的關系。

“十五的月亮上升了天空呦!” 大家一起唱《敖包相會》吧。

有一段時間在敦煌我學了歌曲學得非常認真。我那些老歌和西部歌依然在唱呢。


相片冊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