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網友結婚

一條鄧溫迪般的蚯蚓
怎麼會攻擊我家庭

白人認爲對自己父母,配偶或其他親戚撒謊是個非常嚴重的事情,犯了一次都有可能分道揚鑣。但聽說中國孩子騙騙父母,即對他們說得漂亮一點,是非常普遍的。唐劍騙她父母,比如,她說我一個親戚祗有四十五歲。我感覺在中國這是個微不足道的事。但這種行爲的界限究竟在哪裏?

六、七年過去了,他們已經正式離婚了。離婚前唐賤跟某個有錢的猶太律師鬼混,另外好像美國政府查處她了,不知到她是怎麼受懲罰的。她本來在紐約有份工作,就幫助華人偷渡。於此同時她向我那位親戚隱瞞所有的收入,並且試圖在中國三、四座城市炒房。

這個事情以開始,我就找唐賤問她幹啥要我親戚向她父母撒謊。她說這是我一個親戚同意的。我就此要求跟那位親戚說話,問“你同意過她那樣說你嗎?”他說,“我絕對不會同意她做那樣的事”。

一個仍然沒有解決的爭端是關於唐太太對日本人的看法。我們家有一位很美國化的日本朋友叫麻美。我們在南京去跟麻美喫飯時,唐賤欺負她了,罵了她的民族,然後拒絕道歉。唐劍性格就是那樣,比較自負,看到了兩個人的感情被嚴重傷害,她還是一意孤行,不肯道歉。

罵好人的民族是個很愚蠢低賤的錯誤。甚麼貴陽賣身蕩婦會歧視比她乾淨禮貌尊重他人多得多呢?甚麼貴陽市海關的蚯蚓。說不定唐劍心裡是否以為這位親戚是個“美國佬”,美軍在東南亞殺戮六百萬人,在朝鮮、越南、柬埔寨瘋狂地搞“地毯型轟炸”,搞帝國主義,在南京和北京侵入,比如參加八國聯軍,鴉片戰爭,西藏戰爭等。幸虧我們周圍的南京朋友很包容,甚至有些國際化了,也大概明白這些錯誤不是我們所作所爲。

2004夏天跟一個老朋友聊天的時候還發現了另一種讓我憤怒的事情,這位親戚要求我朋友填寫虛假資料,她給他們倆介紹的。問題是美國出入境管理局不讓國際網友結婚畢竟是有原因的呀。大多的國際網友結婚以後都會離婚的,國際婚姻本身就有90%以上的離婚率呢。這事實確實被各種力量掩蓋掉,但普普通通的老百姓都對國際婚姻仍然懷有各種疑問。所以去做這樣事情的人都有一定膽量的,也就是都具有一種投機取巧的心理。他們都在幹很類似的事情,就是隨便哪個白人,都跟他睡覺,在網上都會加爲好友,要跟他談戀愛。她們最終都會要求在北美結婚,在那裏申請學生簽證,上大學四年之後,自然可以獲得美國護照。這樣的事遍地可見,比如我姐姐一個叫Molly的朋友居然有兩個兄弟都上過這個當。歸根結底,這是一種黑色交易吧。老牛喫嫩草,嫩草籠罩老牛。說是話,這是件很無聊的事。

國際婚姻離婚率已經非常高,另外加上兩個人年齡差異很大也不容樂觀。筆者認爲韓國人對這種事的禁忌是非常正確的。總之,他怎麼去限制所謂的性生活都會讓文明和文化繁榮起來。因爲這種鬼魂和白金對經濟,文化,宗教道德都沒有甚麼好處。好像就跟抽大麻那樣無聊無奉獻。

所以說2010年或2011年的時候,感謝上帝,圭師那,佛祖和所有神界大師,我這位親戚終於解脫了這條吞噬金錢的冷血動物和她所設下來的圈套。

2004/10/26 在南京
2013/03/12 更新

 

親戚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