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是在瀋陽鐵西區四中門前拍的,和我的2001年年底開始的一個班一起。我剛到瀋陽的時候,安生的員工和鐵西區四中的兩個主任請我喫韓國菜。(瀋陽人喜歡吃韓國菜,因為東北菜都特別難吃。)這批學生很出色,學校的條件也不錯。可惜瀋陽這座城市就那麼臟,一般的人那麼野蠻。比如,在東北育才我媽媽和姐姐來我宿舍的時候,門衛和副校長看到了她們的背面,好像認爲是女朋友而不是親戚,還說她們是因爲來了我宿舍就是賤貨(!)。每次在瀋陽喫飯,有幾個朋友和同時在一起,第一個人王某走之後,周邊的人都跟我說,"你知道嗎?王某是個騙子"。然後第二個人張某走的時候,大家笑臉招手說再見,然後轉頭對我說,"張某呢,他一直在騙錢的"等等。很奇怪,但我印象中在瀋陽一直那樣。對於路上對我的騷擾,實在無法避免的。有一次就帶了口罩等着公交,一位老人到我面前,湊到我臉,瞪了我好一會,有想了很久,然後突然喊,“老外!" 那裏那種事多得多。所以呢,我這幾年過後恐怕說我一點也不想念那些東北偀,並且我准備永遠不回去那座該死的城市。

能想象這裡的空氣質量如何?

因爲這裏一直刮風我們幾乎無法騎車子。沙塵暴也夠嗆了。

在東北育才學生是最認真的,老師和學生的關系是最好的。幕后的情況是育才特別嚴格,到外面都說是法西斯主義學校的程度。說白了,我自己也就是個法西斯,所以不管教育是否嚴格,就管教育是否成功,學校是否乾淨,而東北育才算是做得非常好。


†۞ॐ 課堂內幕相片冊 ॐ۞†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