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译的若干美国笑话:

 

《監獄郵件》

一個囚犯接到他妻子的一封信:“親愛的丈夫,我決定在後面菜園裏種生菜。何為最佳播種之時?”知道著監獄管理人員都會檢查他的信,囚犯回信道:“親愛的妻子,無論你做什麽,後面的菜園一碰也不能碰——那是我藏錢的地方。”一個多星期以後,他則收到一封妻子寄來的信道,“親愛的老公,你不會相信的…這邊來過幾個拿鏟子的男人,他們到後面的菜園去就把整個地方鏟得我都不認得。”囚犯回信道,“親愛的老婆,現在是種生菜的最好的時間。”

 

《水上走路》

拉比、神父、牧師三個人一起釣魚。牧師向大家說,“我要到湖邊休息。”他則下船,走過著水面就在湖畔坐下。然後神父對拉比道,“我也要過去,跟他一起坐。”他就跟牧師一樣做,就跟他一起坐著。拉比自言自語,“如果他們能,我也能!”他就下船,但是他掉到水裏去。牧師對神父說,“您認爲我們應該提前告訴他水下的石頭在哪裏嗎?”

《最好的高爾夫球》

伯卜在球座上面貓著背,他好像要永遠在那裏。他動一動球棍,看上,看下,動著又動,但依然不開時打球。終于伯卜的陪伴很奇怪地問道,“你奶奶的怎麽還不打球?!”伯卜回答,“我老婆在會所裏看著我,而我要打個完美的球。”他的夥伴驚嘆地表示,“我的天!豬會飛的那天你纔會從這裡打中她!”

 

《天堂真的是那樣嗎?》

從前有一對神秘主義、信六道輪回的情人。他們互相發誓,若對方去世,仍在世的人在整整30天以後會去找那身於他界的夥伴。不幸衹有幾個星期以後,那年輕的男人車禍死了。正如她答應過的,她在30天以後開了一個降神會,此時她叫出,“約翰,這是馬耳他,你能聼到我說話嗎?”有個幽靈似的聲音回答,“是的,馬耳他,我是約翰。”馬耳他滿臉眼淚地問道,“那個世界怎麽樣呢?”“很美的——有個藍藍的天,輕微的風,而且一般都是晴天。”馬耳他又問道,“你一天一般是怎麽安排的呢?”“馬耳他,我們日出前起床,吃點好吃的早飯,然後我們做愛一直到中午。午飯後,我們睡到兩點,然後做愛到五點鐘。晚飯以後我們又做愛到我們要睡覺的時候——大概十一點鐘。”馬耳他有些驚訝——“天堂真的如此?”約翰說道,“天堂?我不在天堂,馬耳他。”“那你在哪裏呢?”“我是個住在亞利桑那州沙漠的兔子。”

 

《慢下來》

有一天有個交警讓一個剛闖過停車標誌的司機靠邊接受處理。交警剛要寫罰單的時候,司機叫出,“官員,你不能因爲這個就給我一個罰單!”交警道,“爲什麽不?”“因爲雖然我沒有完整地停下,我還是慢慢地過去了,跟停下來也差不多。”“可是你沒有停下來,而且標誌寫得很清楚:*停*。”“可是這裡沒什麽人,完全是安全的。”交警就此把棍子拿出來,開始打司機。司機叫出,“嘿!你在幹嗎呢!”交警滿意地問道,“你要我慢下來還是停止掉?”

《大小不重要》

一個剛結過婚的男人告訴他的新妻子,“親愛的,我的工資這麽少,不知是否夠用的,你不會介意我們節省一點吧?”妻子回答,“不介意啊,親愛的!這個錢對我是夠用的,但我擔心你的就不夠啦。”

 

《商業禮儀》

某某公司的兩個女員工在開會的時候有些喧嘩,因此老闆清了嗓子,較大聲地問坐他旁邊的人,“克拉克經理,請為大家解釋一下公司禮儀,說說爲什麽開會的時候喧嘩是不對的。”克拉克經理回答,“因爲有人睡覺呢。”

 

《在教堂上課》

教堂老師跟她的五、六嵗的小學生剛解説完《十誡》以後,一個小男孩對另一個問,“那條‘要孝順父母'我能理解,但怎麽沒有寫道對待弟弟的事情呢?”第二個回答,“有,第一條:‘不要殺生’。”

 

《太髒了》

一個很髒的小孩從學校回到家時就問媽媽,“我是誰?”媽媽以爲他在開玩笑,就順口回答,“不曉得,你是誰呢?”那小孩便發愣地自己自言自語,“咦?約翰遜老師說得沒錯,我髒得媽媽都不會認識我!”

 

 

2007年6月16日,于南京

 

娱乐文章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