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之苍蝇:哲学散文

文:陶亦然

 

有的小孩还不会说“苍蝇”

他们对很多坏事物无知

是否很幸福?

 

天真啊

不懂恶作剧,听不进闲话,对海外电视剧大惑不解

再问一遍:是否很幸福?

 

最好请教跨国思想家:移民

他们比凡人都清楚,毕竟经过两次童年

第一次在国外,一年一年地萌芽

慢慢地接触本地文化

刚过了第一次童年恍然大悟

在一瞬间从渴望老练的状态

转移到没啥好学习的思维中

善恶基本都认识了

即第一次在内界中熟悉

 

其实成熟很难说利弊的

譬如在法兰德斯的静物油画中

那些两只苍蝇耐心等待的、散发着香气的水果

都在腐烂的峡谷边缘上摇来摇去

岌岌可威的美妙!

 

说实在的,童稚也没什么好

小孩经常发脾气,经常痛哭

纵然对黑面无知

还是为了某个理由比我本人痛苦得多

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所以可以想象,夏娃和亚当

他们那家天堂不爽

农奴长责备他们,不要让他们学习

愚昧等于快乐:淫威的领导最宝贵的谎言

还是夏娃好好地吃野生苹果,享受天然之美才对。

国王要先知晓:没有善恶,只有聪慧和痴愚

才能建立一个平等而繁荣的社会

 

今天的伊甸园,居住着不少的行尸走肉

头脑被宗教洗得一干二净的

不了解怎么对自己才好,不了解怎么对别人才好

只懂做礼拜和屈从

眼下的伊甸园:一片死亡而烫手的石头

其石头上飘扬着炽热仇恨的清漪

四围全无一滴冷静的水

岂不是个真正的“地狱”?

 

故移民为了逃脱自己的地狱

不仅不对抗成长,曾求过第二遍

一年一年地学语言,学习异国之别

对它的理解一步一步地复杂化

再次明白善良邪恶、才智不敏。

即啖撑了酸甘之果

最终具有一种多面的愉快。

 

这么说,圣经是黑白颠倒

那些腐朽的教条与那两只苍蝇共有一命

将会遭飞来报纸的挤压

只有摆脱“简单”才有属于自己的快乐。

 

 

20041115日于南京

 

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