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

 

太阳

旭日或黄昏?

一颗穿透一切的眼珠

或盖头外的电灯?

它有时苍白的并僵冻的

有时炽热得让大海狂沸

 

它玩弄人,它爱催眠人…真残忍的

它那样走得毫无踪影

我怎么不发愁,怎么不神经质地

以为一个钟头是一天的时间

感觉象十二天以后它终于冷漠

甚至自豪地回来

回来也不在我身边,倒是在天空上

不断地闪烁,在远处诱惑

 

既然代替了它,皮肤一样日灼了

原来一种痛快的痛苦已经不能忍受了

我自由了,但还感觉动不了身

太阳,那样娇纵

你虐待我 

                                                                                                 200112 于南京

 

关于《太阳》

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