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土》

 

如果没有信仰

那有什么关系,我还存在着

即便说我是个有白胡子的老头

在天空转悠

倒也可以接受

说归说,真理毕竟是真理

听说我有法律,但法律是人立的

不用打扮,穿黑色的衣裳

戴上土色的脸具,舌头形容的皆是神

神缺乏语言啊

象猫那般,内疚似的

在暗影中潜行

在床边蹑手蹑脚彳亍到黎明

这些东西是谁?

认错了会浪费一辈子

还是慢慢思考吧

我要等你睡醒

等你归来

 



2002
2月在沈阳

 

关于《玄土》

短篇诗歌

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