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

文:陶亦然

 

我让她写条书法作品给我

原来想提醒自己:镜子中的我才是真实的我

所以我让她写张“真理”条子给我

准备摆它在镜子的上面

 

她写得很好,很有女人味

但写好了,我带回家

却把它遗弃在某个角落里。

 

跟她继续做情人

过着悠闲的艺术家们生活

一直到一年已经过去了。

 

她突然不来看我,说她太忙

她老来电话问我有没有别的

她说如果有的话,那没关系

我同意关系不是很大

但我说我没有,倒是真理。

 

问题是我问她有没有的时候

她对我说没有,没有这个事。

我是想早点习惯于我眼前的变化

这样我心里才会舒服些。

 

我这个人不会吃醋,不会失去理智

所以我每次有人对我撒谎

都很惊讶,因为这种方式起不到作用嘛

很无聊耶,比有两个新情人的消息无聊得多呢。

但她对我撒了半年的谎,她以后也一直会撒谎吧。

 

了解真相的那天真巧,正好准备搬家

所以必须整理好东西

在整理的过程中找到了那张纸

因为不要在搬家的过程中流失它

决定到一家写真店去给它包上塑料皮

带回家才发现:我一年半仍不在乎这个“真理”,

现在才愿意为它花这么一点钱去珍惜它。

 

2005年7月30日于宁

 

 

中篇诗歌

图书馆